Archive

Posts Tagged ‘中国’

中国即将实现飞机通讯

2010/06/24 留下评论

中国即将实现飞机上打手机?
这虽然已经不是很先进的科技新闻,但是在中国实现难度很大,而如果成真,将会是重大突破。国航、南航、东航三大国内航空公司表示已经和移动运营商签署了机上通讯软件的开发协议,并已呈报相关部门审批。不过,那些想在飞机上煲电话粥的人可要听好了,一分钟可是15元,不过这次协议没有提到上网费用;我们不排除那些公款人士(商务人士几分钟一个电话也是可能的)在飞机上打电话的可能,那么航班上想睡觉的人可要痛苦了。
你觉得如何?

Advertisements
分类:博览篇 标签:, ,

中国能源打造第四条生命线

2010/06/20 留下评论

绕开马六甲“瓶颈” 中国能源打造第四条生命线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构思的中缅油气管道,在经历了数年热烈的民间讨论后,终于进入实际的建造阶段。这条意在打通中国内陆与印度洋石油输送的大通道,是否能化解困扰中国多年的“马六甲困局”,是否能给中国东盟带来新的商机,是否能给中国中西部城市带来更多的发展机会,一切,还有待时间考验。

一条从缅甸西部孟加拉湾沿岸的实兑港出发,经缅甸中部交通枢纽曼德勒市,最终到达中国云南昆明的能源大动脉,开始近距离地把中国和主要石油进口来源地—波斯湾地区连接起来。这条大动脉就是中缅石油管道,它的开工,标志着中国“四大能源进口通道”大格局的成型。

此前,在中国东北,年输油量1500万吨的中俄原油管道已于去年正式开工建设;在中国西北,在中哈原油管道和中哈天然气管道的基础上,中亚天然气管道单线已于2009年12月14日建成并举行通气仪式。加上中缅石油管道和途经马六甲海峡的“黄金水道”,一个开通东北、西北、西南和东南四条能源进口战略通道的大格局已然全部奠基。

资深石油战略专家张抗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从波斯湾到实兑港的航线比到中国东南沿海近1200海里,不需要经过马六甲海峡,“中缅石油管道开通了一个可以绕开马六甲海峡的能源进口通道,对于中国能源来源通道的多元化具有重要的意义。”

绕开“能源瓶颈”

自1996年成为原油净进口国以来,中国能源对外依存度持续上升,到2009年,中国原油进口量达2.04亿吨,占中国原油消费总量的52%。而作为新兴能源的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也在快速上升,今年前4个月,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从去年的7.7%迅速增加到12.8%。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有关研究显示,到2020年中国石油需求量将为4.5亿吨-6.1亿吨,其中进口量将为2.7亿吨-4.3亿吨,进口依存度将处于60%-70%之间。

目前,中国进口原油的来源地主要是中东地区和非洲的苏丹、安哥拉等国,从海上运输就要走霍尔木兹海峡-十度海峡-马六甲海峡-南海航线以及几内亚湾-好望角-马六甲海峡-南海航线,无论如何都绕不过狭窄的马六甲海峡—这里的航道最窄处只有大约两海里宽,深度仅25米。而随着中国原油进口量的增长,马六甲海峡也显得越来越拥挤,每年从这里通过船只,从1980年的四千多艘增长到了2009年的超过5万艘。据说,从马六甲经过的每十条船中,就有六条是中国船。

作为中国能源“瓶颈”的马六甲海峡,自古以来就不曾“平静”。今年3月初,新加坡海军向船运公司发出警告,称一个恐怖组织正策划袭击途经马六甲海峡的油轮,这将有可能导致马六甲海峡堵塞。一度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而油轮要到达中国东部港口,即使不走马六甲海峡,也必须走巽他海峡或者望加锡-龙目海峡。而这一带海域同索马里边上的亚丁湾一起,并列为世界上海盗出没最频繁的两个海域。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交通运输规划研究室主任罗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马六甲海峡附近海域油轮受到海盗袭击的事件很多,因为油轮通过海峡时必须降低航速,这给了海盗可乘之机。而中缅输油管道的修建,将大大提高能源运输通道的安全。

舒展“能源血脉”

作为石油和天然气的最主要运输方式,油气管道被称为“能源血脉”。国家能源局《2009中国能源发展报告》显示,我国油气长输管道建设正在跨越式发展,全国性骨干管网框架初步形成。到2007年底,我国累计建成投运原油管道1.7万公里、成品油管道1.2万公里。截至2008年底,全国天然气管道总长度达到3.2万公里。

不过,在总计不到6万公里油气管道中,属于干线的管道只有东西向贯通全国的西气东输一线和二线,其中一线已经建成投产,二线工程预计2011年底全线贯通。相比之下,美国的国土面积比中国略小,油气管道的总长度却超过100万公里,纵横密布。中国的油气管道密度显得较小,并且没有南北向的干线。这也被认为是导致2008年底、2009年冬天都发生了“气荒”的主要原因。

两次“气荒”中“受灾”最严重的西南地区,也是我国油气管网密度最低的地区之一。而中缅输油管道的开通就能够起到直接弥补西南地区的油气基础设施不足的问题。

中缅输油管道建成之后,将可以成为一条西南地区的大干线。在地图上,其走势像一条从中国西南边进入,然后略微往北的一条长龙。张抗表示,中缅天然气管道对于缓解西南地区的“气荒”,将具有根本意义。如果这条管线的延长线能够与西气东输线路相连接,将极大完善我国的油气管网体系。

缅甸是一个有着5300万人口的国家,但是缅甸的经济却相对落后。整个国家的经济结构以农业为主,主要靠种植大米等粮食作物。位于缅甸正中心的曼德勒市内有一条通向缅甸东北部的铁路,这条铁路沿着东北方向延伸便可连接中国。中缅石油管道正是沿着这条铁路修建的。此外,缅甸天然气资源丰富,这些都是对中国能源结构具有重要战略性的补充。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也一直跟缅甸有一条计划中的天然气管道。

中缅石油管道可以说是当前整个东南亚最重要的一条能源干线。它对东南亚整体的能源和运输的基础设施建设都是一种提升。而且在中国高铁技术取得巨大发展,达到世界一流水平的背景下,中缅石油管道也极可能促进泛亚铁路线的发展进程。

谋定“能源人民币”

由于中缅石油管道使中国的输油路径实现了绕开马六甲海峡这个一向头疼的地方,给未来实现能源人民币结算打下了重要的基础。我国在东南亚开展了53个人民币结算试点,这是一种重要的、具有前瞻性的布局。

中缅石油管道开通之后,未来就存在着巨大的结算方式的选择空间。比如,可以考虑采用石油人民币结算的机制。过去石油结算采用单一的美元计价,这是一种既定的世界格局。而这也正是美国获得巨大货币红利和铸币税红利的原因。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能源经济研究院管清友博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直以来,石油之所以单一用美元结算是因为直到20世纪50年代早期,美国的石油产量都占到全球的一半左右。

而美元在双挂钩体系中的特殊地位以及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官方贷款货币等原因,使得石油美元机制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

由于沙特是世界第一大石油出口国,因此欧佩克其他成员国也接受了这一协议。美元与石油“挂钩”成为世界的共识,任何想进行石油交易的国家不得不把美元作为储备。正是这一系列协议奠定了美元在国际石油交易计价货币中的垄断地位。该协议的实质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美国正是通过美元垄断石油等大宗商品的交易媒介地位来维系和巩固美元的霸权地位。

石油美元结算机制之所以能在世界范围内达成共识,其中重要的一个前提是:人们普遍认为美元是可以花出去的货币。

在全世界总的货币储备量里,美元最高曾经一度达到占世界总货币储备量的80%。虽然现在美元的储备量下降到了61.29%,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人们不会担心手里的美元花不出去。

从美元绑定能源的经验可以知道,能源与货币的绑定是强上加强。那么,是否存在人民币形成这样结算圈的前景呢?

以天然气为例,在考虑中国购买缅甸天然气的情况下,由于中国是缅甸最重要的进口来源,所以缅甸人民无需担心手里的人民币花不出去。

中缅石油管道的重大意义甚至可能超越其能源战略通道的本身,对于中国经济发展、中国西部的大开发,以及对缅甸乃至整个东南亚的经济基础和设施建设都具有长远的战略意义.

中国国际地位“被第二”

2010/06/20 留下评论

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的国际地位“被第二”,受到“老大”与其他大国的战略猜忌与联手围堵

中国正在加速崛起,老的挑战发生新变化,新的挑战层出不穷,均需以新思路与大战略提纲挈领、统筹应对,寻求开创大国崛起新路径与新境界。

对中国国际定位的中外认知“落差”。中国坚持自己的发展中国家身份,但外界日益把中国看成是“世界大国”、“世界强国”,要求中国承担相应的“大国责任”。对此,应明确中国“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身份,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联系,适度充当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桥梁”,承担“大国责任”量力而行、权责对等,防止被外界“忽悠”与“误导”。

“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如何两全。中国国内有不少人将“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对立起来,片面强调其中一个方面,外界更一再“误读”中国对外战略取向。对此,应妥善兼顾二者,使之浑然一体,加以辩证运用与创新发展。
同时,海洋方向在近海与远海均存在威胁,需要厘清主次轻重。对此,应在坚持“东西兼顾”与“陆海并重”大原则的同时,既要经营好西线与内陆方向这一“战略大后方”,又要对东线与海洋方向加大投入,尽快弥补与加强这一“薄弱环节”。在开拓海洋方面,宜采取“远近结合”、“远虚近实”、“远交近和”策略,远海以“务虚”(维护通道安全、军舰护航与打击海盗等)为主,近海以“务实”(捍卫海洋国土、维护领土完整、资源开发等)为主。

国际经济竞争加剧与资源能源“瓶颈”。面对这一轮金融危机,主要大国纷纷“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大新能源、绿色、低碳、环保、网络等投入,开辟新的经济增长点,争夺新兴产业标准。国际经济结构失衡面临“再平衡”,中国出口与人民币汇率备受挤压,对华贸易与投资保护主义上升,中国对外能源资源依存度居高难下。对此,应切实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大力开发新能源,稳步减少经济增长与资源消耗对外依存度。

实现国家真正统一与反分裂斗争任重道远。台湾问题面临“事实台独”与“法理台独”的挑战,藏区与新疆和谐稳定面临长期考验。对此,应趁势稳步推进两岸和平发展,创新与充实“一个中国”原则,对外部势力干涉台湾问题保持“高压”,对藏区与新疆加大投入、改进工作方式方法,有效遏制所谓“西藏问题”与“新疆问题”“被国际化”。

分类:博览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