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览篇 > 糖史

糖史

糖史
by 凤凰卫视《开卷8分钟》
季羡林先生晚年最重要的一部研究,最重要的一个作品就是《糖史》。写了两卷30多万字,为什么要为糖去写历史呢?而且他写的不是一个关于糖好不好吃、怎么做,什么年代的人怎么吃糖,不是研究这个。而研究糖跟它有关的各种文化演变跟交流的现象,为什么研究这个,研究这个有什么意思呢?
我们先来看一看,季先生就说他一开始注意到糖这个东西,是看到了这一个现象,什么现象,我们看一下以下这几种不同的欧洲语文。
你就算不懂这些语文,你光看现在显示给你的这些字,你都会发现一个事实,什么事实呢?就是非常明显的这几种欧洲语文,sugar(英文)、zucker(德文)、sucre(法文)、caxap(俄文)、zucchero(意大利文)、azucar(西班牙文),它们写糖的时候,都是来自一个共同的源头的。他们都很像,肯定是来自于一个共同的源头,那个源头是什么呢,就是古典梵文的萨卡拉(音)。
萨卡拉(音)这个东西就是糖,也就是说从这个字,它的演变,我们就能够了解到,这是季先生做学问,这种历史语言学里面很重要的方法。就从这个语言看的出来欧洲的这些糖,恐怕最早是由印度传过去,或用印度的方法,印度人教会的,或者他们跟印度人学的。
那么因此可见,今天欧洲人吃的这种甘蔗做的糖,它其实是来自印度的,但是又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什么现象呢?就是今天在印度这个地方,印度文里面,糖叫做cini。这个cini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中国的。
那么如果这么看的话,我们能不能够说,欧洲的糖是印度去的,而印度人最早吃的糖是中国传过去的。你如果这么简单的把它这么想起来,你就太幼稚了。
真正的问题在哪儿,我们要先了解到,糖这个东西,在中国以前我们讲蔗糖这回事,要先讲甘蔗是哪儿种的。那么季先生就认为甘蔗这个东西,恐怕不是中国原产的。为什么呢?在中国最早关于甘蔗这个东西的描述的时候,他出现过好几个不同的名字,有的时候叫竹蔗,有的是叫笃蔗有的是叫甘蔗。
这种现象反应出来什么呢,就是甘蔗看起来应该是对一个东西的翻译的名字,才会出现几种又叫竹蔗又叫笃蔗又叫甘蔗。可见甘蔗有可能是一个外来的事情。那么也就是说中国人懂得用甘蔗做糖,说不定也很有可能是从印度学回来的,当然中国也会自己做,但是问题是在做的过程里面,后来找到证据,在这30多万字里面,季先生罗列了很多证据证明我们怎么样受到印度的影响。
比如说,他说唐太宗的年代,有个官叫王玄策,奉唐太宗的命令去向印度学一种做糖的方法,那么我们不只跟印度学,甚至还跟巴比伦学,这是马可波罗游记说当年的忽必烈汗,曾经那个时代,朝廷上有几个从巴比伦来的人,精通炼糖术,送到中国这个地方,教本地人用木材的灰来精炼白糖。
这个巴比伦根据考证其实是埃及,也就是说我们中国人做糖,又学过印度,又学过埃及的方法。那么最早的印度做糖很有名,后来埃及也做的很有名,我们都学过。但是问题是到了后来呢,情况就变了,我们中国人自己学做糖,就学的非常好了,自己做糖做的很厉害。
本来我们一开始讲印度的那种糖,蔗糖,萨卡瓦(音)它的质地很纯净,颜色很白亮,萨卡瓦(音)原来的意思就是砂。只有到了公元500年才有了糖的意思,可见我们这点的确是受到印度的影响。
但是这个糖真正变成了今天我们所知道的这种白色的砂糖,纯度那么高的砂糖,却是中国人在明朝末年的时候偶然的发现了,用黄泥水的方法,来淋上去,再来炼制糖才做成这么纯、这么白、这么干净的砂糖。这时候我们中国呢,就返过来变成当时举世,最重要的,技术最先进的制糖大国。
然后这些糖到明朝末年的时候,又开始在泉州这一代,又贸易回印度去了,那么在印度一开始出现,我们中国人的糖就在孟加拉这些地方,所以在这些地方就把我们来自中国的白色砂糖,或者他们后来学到的我们这种做糖的方法,做出来的糖就叫做cini。
这就是为什么,印度叫白砂糖叫cini,而欧洲叫做,比如说英文叫做sugar,就是来自梵文。这么串起来看,你就看到季先生用这么大的力气,花那么多的工夫罗列那么多的材料,就是要让我们看到一点。
哪一点呢?就是原来,光是我们天天吃的糖,这么简单的东西,就是无数的文化交流相互影响的结果。我们最早的甘蔗可能不是中国原产,但是中国有了之后,我们自己会做糖,我们做的不够好。所以我们就从印度学到了做糖的方法,那么印度不只输出了做糖的方法到中国,还输出到欧洲。后来埃及也搞的不错了,埃及都能够影响到我们中国怎么做糖。后来变成我们自己做糖做的非常好,做出了白色的砂糖的历史上第一次。
这白色的砂糖又回去传回给印度,这就是我们,包括我们昨天讲弥勒信仰,怎么样从中东传到中国来,在这种状况下,我们看出来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世界呢。所以你千万不要小看,季先生做的那么烦琐的考证,研究一两个字的变化。从这些字的翻译、留变、传播,我们看到的是个文化的流动史,文化的交流史。
而这种文化的交流,构成什么呢,就能够让我们认识到原来我们所有人都生活在跟其他人的关系里面。我们今天随随便便吃一个什么东西,我们拜一个什么神,我们有一个什么生活习惯,都不可能只是我们自己的,而是跟一些远方的,我们不认识的国家,不同的文化的人有关的。季先生就说他在这里面有一个很单纯,或许有一个很天真的愿望,就是希望大家了解到这一点之后,能够带来一种世界和平的盼望,希望大家了解到我们全球,果然是一家的。

Advertisements
分类:博览篇 标签: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